关闭

疫情阴霾下 刷脸支付“李鬼”骗局坑惨众多中小商家

疫情阴霾下,国内各省经济形势严峻。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商户艰难求生。而那些躲过了“天灾”勉强维持生计的商户,却又却因一场“李鬼”式骗局的“人祸”陷入困境及危机

疫情阴霾下,国内各省经济形势严峻。抗风险能力较弱的中小商户首当其冲,不完全统计,疫情发生后至今,已有310万家个体户注销。除了以上撑不下去的,更多的中小商户则艰难求生。天灾之下,它们苦苦挣扎在生存线上,勉力维持生计,期待着经济的转机。

在北方的一个小城里,梁先生躲过了“天灾”,今年却因一场“李鬼”式骗局的“人祸”陷入困境及危机。与他有相似遭遇还有十几家小商户,近两个月被迫走上“艰辛”的维权之路。

新网互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自称微信支付官方,诱骗加盟费

据梁先生透露。今年3月份,北京一家名为“新网互客(北京)科技有限公司”的企业,打着“微信刷脸支付”的幌子,以招纳地区代理商的名义,诱骗39800元。了解了整个事件的脉络后,你会发现一些皮包公司,利用第三方支付微信、支付宝扶持刷脸支付的相关政策,在三五线城市正在发起一场针对中小商户的新型“传销”模式诱骗,受害者还在持续增加中。

刷脸支付“李鬼”骗局始末

2022年3月28日,一个“10100030”的号码打进梁先生的私人手机号,这个特殊号码是梁先生后来“上当”的重要原因,在他印象里类似的号码都是大企业“官方电话”。放下戒心后,经受“新网互客”相关人员一系列的诱骗,最终才当了“冤大头”。

梁先生在山西运城市经营一个小库房,日常交易经常使用微信和支付宝。所以该客服人员多次骚扰并添加了梁先生的微信,经过多次催促让他参加运城市恒酒店举办的“微信支付新模式经济发展交流高峰论坛”,正因这个论坛也因此陷入困境。

梁先生在现场 被新网互客-负责人罗建桐,诱骗加盟费39800元

到了会议现场,“新网互客”工作人员在会堂上做讲演,称“支付宝是‘蜻蜓’,咱们是‘青蛙’,是他们的竞争对手”。蜻蜓就是支付宝刷脸支付设备的名称,而青蛙是微信支付刷脸支付设备的称谓。

新网互客工作人员所展示的PPT里,还称青蛙刷脸支付将“补贴100亿元”。现场还多次提示,这是微信支付的官方代理公司,梁先生信以为真,误以为这就是微信支付,因此放下戒备之心,经过对方不断的催促下前后缴纳39800元整,在整个签约过程中对方多次打压不让仔细看合同,签完后看到这个合同惊呆了,整个合同里并没有任何“新网互客”和“青蛙”有直接关系的条文,当发现问题后对方已经跑了。

紧接着,梁先生就拨打了“95017”(理财通服务专线),将该事情的原委和官方客服进行沟通,客服人员告知梁先生“你被骗了”,并提醒他报警。此后,新网互客工作人员找各种理由推诿,并借故不见。无奈梁先生只得报警,并寻求律师想要起诉“新网互客”。

然而,由于案情归属地问题梁先生四处碰壁,在漫长的维权经历中,他结识了许多和他一样遭遇的商户,被骗的经历皆大体相似。

财付通提示防范措施 但仍有受害者被骗

由于类似事件频繁发生,5月1日,财付通发布了一份公告,可见这种骗局已引起微信支付官方的注意。梁先生对此却颇为无奈,财付通除了一份公告,在解决问题方面并没有出台具体的举措。目前,仍有很多中小商户在受骗。

“新网互客”这只李鬼怎么诞生的?

梁先生的遭遇,在我仔细了解后,认为是一场典型的诱骗。

新网互客和青蛙也并非全然无关系,不然梁先生维权之路也就不会如此艰难。原来,微信刷脸支付为了扩大市场,允许一些符合条件的科技公司,作为微信刷脸支付的硬件设备商以及软件服务商,这些科技公司生产的支付设备就具备支持微信支付的能力。“盐城鸿石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就取得了微信刷脸支付的硬件设备商以及软件服务商资质。

而这家“鸿石智能”又和“新网互客”签订了授权书,授权对方可以销售“鸿石智能刷脸设备”。然而,这些设备仅仅是具备了资质,可以支持微信刷脸支付。无论是鸿石智能还是新网互客,和微信支付官方之间没有任何直接关联。

新网互客利用一系列误导和暗示,诱导辨别能力一般的小商户主签订所谓的“代理商”合同。以梁先生为例,他认识很多中小商户主,也知道微信刷脸支付的存在。当新网互客以返点、返佣的诱惑,就让梁先生动了心,认为既然是“微信刷脸支付”设备,自然不会是“骗子”,最终上当受骗。

好在,梁先生认知到受骗后,并没有“同流合污”。 新网互客工作人员不仅不退还梁先生缴纳的费用,还一再以诱骗话术,希望梁先生作为“代理商”,发展更多的下线。

在4月8日的一个通话里(有相关录音证据,有兴趣者可以私信获取),负责人罗建桐还以暗示“鸿石智能”是微信支付“子公司”,“新网互客”是该子公司合作公司的由头,让梁先生去“放心”发展下线,并称铺设50台后就会有丰厚的返点、返佣回报。

可以说,新网互客就凭借着一份与鸿石智能的签订的授权合同,就把自己打造成了“青蛙”的“李鬼”。

而新网互客工作人员所称的返点、返佣等福利,其实就是微信刷脸支付官方补贴,与鸿石智能和新网互客之间没有任何关系,所以一些所谓的承诺是无法兑现的。这些公司,借着巨头刷脸支付补贴的名义,一场“李鬼”式骗局就这样上演了。

暗礁之下还有更多的“李鬼”在活跃

维权多日的梁先生,发现了越来越多的“朋友”,他们同样受到类似的诱骗,揭开了一张更大的网。

梁先生透露,有相似经历的人差不多20人,都是山东、河南、山西等四五线城市个体户。经过他们统计,除了“新网互客”外,还有字腾星动、抖腾北京、字飞律动等各种公司。对于许多人而言,这些公司的名字由于和知名互联网公司名字差不多,往往会误解为某某互联网平台的子公司。导致轻信对方的言论,以为交钱就可以成为某某第三方支付的“代理商”,最终人财两空。

而且,梁先生和其他受害者沟通时发现,截图里的7家公司所建的微信群里,工作人员是同几个微信号,也就说这些“李鬼”公司背后是同一批人在操作。

整个事件和“青蛙”并无任何直接关联,但不可否认,第三方支付平台过于“粗放”的补贴政策,给了一些皮包公司在其中搅混水的机会。对于那些世世代代生活在四五线城市的中小商户而言,多年的人情社会浸染下,让他们容易轻信一些所谓“工作人员”的各种话术。

就在本文写作的同时,类似的骗局在很多地方还在重复发生。对于梁先生而言,通过法律渠道维权是很困难的。类似公司在进行欺诈后,很快会换个“名字”重新来过,即使警方参与调查,法院给予胜诉判决,想要追讨回被骗的钱财,也是困难重重。

梁先生在交谈中回答,希望通过揭露此事的真相,能够警醒更多的中小商户主不要轻信别有用心骗子。

疫情之下,中小商户本就生存困难,活跃在四五线城市的“李鬼”们,给他们糟糕的生活又添了一层阴影。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