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链改”QQ率先落地 消费者、巨头、中小企业都什么心情?

互联互通虽是互联网的一个大方向,但外链也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便会剑走偏锋。

“链改”QQ率先落地,消费者、巨头、中小企业都什么心情?

互通互联,仿佛回到十年前。

据报道,9月9日工信部有关部门组织包括阿里巴巴、腾讯、字节跳动、百度、华为、小米、陌陌、网易等企业,召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会上,工信部提出有关即时通信软件的合规标准,要求限期内各平台必须按标准解除屏蔽,否则将依法采取处置措施。

紧接着,9月13日国务院新闻办举行“推进制造强国网络强国建设,助力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发布会,工信部信息通信管理局局长赵志国指出,保障合法的网址链接正常访问,这是互联网发展的基本要求。

两板斧下来,作为吃瓜群众看到了一个更开放移动互联网的可能性。从手机当下情况来看,解除网址屏蔽走了关键一步。目前通过QQ可以直接打开淘宝和抖音的链接,不再需要通过口令进行APP复制打开,但微信依然尚未解除“外链屏蔽”。抖音视频、淘宝商品页面转到微信还是口令乱码,大家期待的“完全自由”尚未到来。

这个问题不单是腾讯一方的问题,对抖音的屏蔽是企鹅主动行为,而淘宝的口令乱码更多责任在阿里上面。巨头们什么时候全面和解?相信不会等待第三板斧下来,监管机构的面子还是要照顾的。

做一个假设,不久之后,微信等即时通讯App上我们可以愉快地转发各种视频、网页了,这种“惊天巨变”将对当下移动生态造成强大的冲击力。作为这波公平行动涉及的三个主要势力方:巨头、消费者、中小企业都会怎么看?对这种全新的未来会是什么心情?本篇文章就此细细的分析分析。

这事要先从浏览器说起

在互联网发展的长河中,链接可以称其为是网络环境发展变迁的见证者。PC时代并没有泛滥的链接屏蔽的问题,当时大家的互联网服务主要在浏览器上解决,各种客户端只是辅助(除了工具、游戏类),从使用频次上来讲浏览器的打开率稳居第一,所以不存在QQ屏蔽谁谁网址的问题。

当时的浏览器有多牛呢?2012年360将360网址导航、360浏览器原是百度、谷歌默认搜索引擎替换成自家的360搜索,很快就拿下了当时搜索引擎10%的份额。用今天来对比的话,当时的搜索引擎“带货”能量也就是现在小号的微信。中文排名第三的搜索——搜狗搜索,也是凭借着搜狗输入法-搜狗浏览器-搜狗搜索这一经典三级火箭模式起家,PC时代浏览器有多重要就无需赘述了。

PC时代,利用“上网终端”地位以屏蔽手段进行商业行为的事,就已经有苗头了。

2015年,还是刺头360,曾推出过360浏览器广告过滤功能,将浏览器上百度广告进行了拦截。即使这样仍然深受外界指责,在大众眼里浏览器是一个打开网页的工具,如此做法违背了工具本该有的中立属性。更早之前,还有360和QQ之间的“3Q大战”,由于性质不同就不展开讲述。

我们能看到,即使是行为乖张的360,在PC时代也不敢太过分,屏蔽广告已经是尺度的极限。缘何到了移动时代,这种链接屏蔽就成了一种“新常态”了呢?

首先,手机时代,App成为上网主流,浏览器作用直线下降。电脑屏幕小也有十几寸,大的三四十寸,用浏览器打开网页体验最佳,而且多页面浏览更是极其方便。打开一排网络小说、视频、百科、电商、论坛等页面,用户想怎么切怎么切,一边看小说一边买东西。所以PC时代除了工具类、游戏类+一个QQ客户端,几乎大多数网络服务还是浏览器打开最舒服。

“链改”QQ率先落地,消费者、巨头、中小企业都什么心情?

图片来源:QuestMobile•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上)

当随身携带的智能手机成为上网主要终端,巴掌大的屏幕(六寸上下)上各种应用App成为主要上网方式。PC时代王者的浏览器,在手机上形如鸡肋。我们看一下QuestMobile发布的2020中国移动互联网年度大报告(上)里,浏览器渗透率甚至排在地图、在线音乐的后面,足见地位之下滑,若考虑在线时长的数据,浏览器地位恐怕还要往后挪。

PC变成了手机,不变的是用户分享兴趣,我们在即时通讯App(主要微信、微博)内打开各种链接也就成了常态。相比于浏览器因历史原因,外界对其有中立客观的认知要求。已经事实上是全民浏览器的即时通讯(微信、微博),却无需背负过去浏览器的“道德压力”,这就令即时通讯放心大胆的大开屏蔽链接的操作。

其次,移动时代“跳转”引流成行业潜规则,链接屏蔽也拥有了合理性。PC时代我们打开一个网页,很少会有跳窗提示你下载客户端,除了基于不打扰用户的考虑外,网页上网是主流习惯也是重要原因。移动互联网时代wap网页受限于浏览器手机屏幕太小的局限,加之各大互联网公司/服务投入巨资打造自己的App,导致移动网页体验和功能型普遍很差。

况且很多平台不仅不把移动网页当回事,还把移动网页作为向App引流的“废物”来利用,致使各种移动页面体验差到了极点。很多应用都学会了利用“跳转”引流这个妙招,这给了微信借机屏蔽的口实。

即使现在,在微信上打开能打开的资讯网页、小视频或电商页面(京东),在页面顶部或最下显眼位置,仍有可直接跳转App的按钮。有了这个前提,微信就可以以骚扰用户、打扰用户的名义屏蔽各种链接。

当然,这种屏蔽显然没有任何公平可言,京东/拼多多可以自由来去,淘宝凭什么不行?视频号、快手能够欢快的在微信分享,为啥抖音就成了乱码?

最后,各超级App之间,也没有很强的互联互通“欲望”。我们将一个百度App上百家号文章分享到微信上,页面上方有明显的“App内阅读”的提示,文章本身部分内容会折叠,折叠处写着引导用户App打开的提示语和按钮,评论区更是只显示2条,想要观看更多评论,只能从微信里跳到百度App上。

“链改”QQ率先落地,消费者、巨头、中小企业都什么心情?

其实,公众号页面也可以通过选择浏览器-选择百度App来打开,但显示上也“缺斤少两”,看不了评论点不了赞/收藏。这种诡异的现状,一部分原因在于许多各App内容许多功能需要该体系账号、拓展功能的支持,更多的是大家对于“外站”的网络服务体验重视程度都很低。

以现在各巨头的技术,不能实现微信内复杂的网页呈现吗?肯定不难,但各超级App之间本身就是入口之争的直接对手,应用内的页面能支持在另一个App上打开,就已经是“网开一面”,还想要功能齐全?

如现在小程序生态,除了中小玩家积极以外,超级App几乎都没有开发对手平台上自己主流App的小程序(例如微信上就没有百度搜索/百度百科小程序)。

互联网江湖里,比较硬气的直接就“反屏蔽”。

2013年11月22日,手机淘宝宣布正式关闭微信跳转到淘宝商品和店铺的通道。与此同时,新浪微博、虾米音乐等多个接受阿里巴巴集团投资的相关互联网产品均关闭了微信通道。而微信也将支付宝定义为“违规的第三方平台”进行和淘宝各类的营销账号进行封杀,反屏蔽引发了主动屏蔽。

2015年,在推出红包功能不久,支付宝钱包本想借助微信朋友圈的关系链点燃抢红包热潮。当年的2月2日,支付宝钱包内的红包功能,增加了微信、朋友圈、QQ和QQ空间的分享入口。然支付宝并未等来抢红包热潮,就遭到了微信的全面封锁其分享接口。当日,支付宝在其新浪微博发文称,从2月2日下午开始,商户通过微信公众平台开设的店铺无法使用支付宝收付款。

或许是尝到甜头?或是与阿里战争解决了屏蔽口实问题,微信在链接屏蔽的路上越走越远。小编发现,在分享抖音短视频内容到微信时,不能直接将视频分享到微信,而是像分享淘宝商品链接一样,出现一堆火星文字,复制链接才能观看视频。据字节跳动统计数据显示,自2018年4月11日起,腾讯先后封禁抖音、西瓜、火山、飞书、多闪、飞聊6款字节跳动产品,共波及用户超10亿。

同时,在腾讯质控字节跳动的文档中也曾提到字节在自己的平台中对腾讯系产品也有“防范”,任何提到微信、QQ、微视等字样或链接的内容,通常逃不掉被封杀的厄运。

至此之后,封闭愈发成为移动互联网各大小平台惯用的伎俩,在2020年8月,抖音还宣布第三方链接需要通过星图下单进入直播间购物车,自10月9日起,第三方来源的商品将不再支持进入直播间购物车。

如今巨头平台们已逐渐发展成为了一个个建立围墙的好手,一味的圈地筑墙也使本开放互通的互联网成为了一个个封闭的空间。而此次“工信部要求限期解除屏蔽链接”或可看成是立于各方“孤岛”之上的桥梁,巨头平台们或将迎来和解,考虑互相开放生态系统。

“破冰”的标志性事件:腾讯阿里牵手

随着“屏蔽网址链接问题行政指导会”的召开,保障合法合规的网址正常访问被落实,面对监管部门的出手整治,以腾讯、阿里、字节跳动为首的互联网巨头平台纷纷表态将坚决拥护工信部决策,并认真落实相关指示。

而这也意味着平台之间将会相互开放,互联互通已成为大势所趋。有业内人士表示,互联互通有助于我国的互联网环境、平台经济生态从“各自封闭”回归“开放”,对用户体验、市场竞争环境有多重利好。

我们看到,在移动互联网链接屏蔽上最典型案例发生在腾讯阿里之间。一个背后是国内最大的即时通讯平台——微信;一个背后是国内用户最多的电商平台——淘宝。社交与购物是生活上两件大事,这两App及背后腾讯、阿里握手言和,能否成功,以及合作程度的深浅,几乎可以看做是链接解封痼疾“破冰”的标志。

由于移动互联网进入了增长停滞的时代,除了来自监管机构的“撮合”,腾讯与阿里本身也有握手言和的商业动力在其中,这会给各自生态模式带来冲击,但也并非完全没有收益。

于阿里来说,实现互通是打破增长天花板的重要行动;当平台互通大门敞开后,将会有一波新的流量红利形成,阿里也可以通过微信拉新。近几年,互联网流量已经触及天花板,加之拼多多在下沉市场的崛起,阿里的增长压力变大。据阿里财报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在中国市场的年度活跃买家为7.79亿;2021年第一季度增长至8.11亿,环比增幅仅为4%。而阿里的获客成本也在节节攀升,财报显示,阿里过去多个季度的获客成本均超过1000元,位列行业第一。

而恢复电商外链后,阿里则不需要向腾讯支付任何费用,便可轻松获取微信内的流量。另一方面以阿里生态来看,开放外链后随着微信好友关系链的进入,将极大地激活支付宝、淘宝、天猫的社交增长量。

代价也是显然的,放开了链接,也等于放弃了一定的服务“控制权”。比如,阿里旗下盒马鲜生于今年4月便低调入驻微信小程序,用户不仅可以通过盒马集市微信小程序下单,还可以找微信好友代付付款。还有消息称淘宝特价版、闲鱼均已向微信小程序提交申请,有望入驻于小程序当中,会不会也有支持微信支付的动作?

目前,QQ也可以直接打开淘宝和抖音的链接。但淘宝被解除链接屏蔽的短期可能性仍比较小,这对于大多数用户而言是很遗憾的(许多网友身兼微信/淘宝用户双层身份),况且这还涉及移动支付问题,阿里肯不肯允许,至少微信内淘宝移动页或小程序交易可选微信支付?这是个大问题,将是未来双方较量的关键。

对腾讯来说,是换取微信支付再增长的一次难得机会;一直以来,支付业务都是腾讯一块很重要的商务版图。在腾讯2019年财报数据中,“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的全年总收入为1041亿元,其中云服务收入仅占190亿元,剩下的824亿全部为与支付相关的金融科技,占比高达81.3%。

由于缺乏深度交易数据积累,腾讯的贷款、理财等其他衍生业务数据一直不太理想,据德邦证券解析数据可以看出,商务支付的收入占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模块总收入的69%,但贷款、理财等其他衍生业务只占11%。而支付宝反应出的数据却恰恰相反,2020年支付宝的商业支付收入占比为35.9%,其中贷款、理财等其他衍生业务占比高达63.4%。

阿里想要和微信互通,至少淘宝和微信的互通,腾讯肯定要以支持微信支付作为“筹码”。这对腾讯来说,不仅扩大了微信支付的应用范围,也将沉淀更多的交易数据。可缩小腾讯支付业务在贷款、理财及衍生服务等方面的差距。

之所以未将字节跳动,尤其是抖音单列一方,原因是它只是单纯地受益一方,只要微信放开对抖音视频的屏蔽,抖音立马就会获得这块巨额流量。相比之下,抖音带给微信的价值却几乎不存在,甚至会直接冲击视频号、视频直播等业务的进展。对百度而言,开放外链屏蔽价值不大,它更希望其他App允许它的爬虫抓取内容。

毫无疑问,互联互通后的互联网于平台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阿里腾讯选择互相开放生态系统,既有助于平台间的资源互补,也有利于消费者和市场的发展,于中国互联网来说这将会是一场巨大变革。

总结一下,对巨头而言,在商言商,屏蔽链接是为了生意,解放链接也能促成新的生意。在监管大棒的压力下,握手言和是唯一的路,可筹码怎么兑换就看巨头在背后如何去谈。

消费者相对淡定,中小企业兴趣积极

诚然,互联互通已成为当下的讨论焦点。

在读者群做了一个小范围调查,站在用户端来看,大多数反应并没有这么大。毕竟,过去手机给我们提供的服务已经满足了大部分需求,微信屏蔽链接对消费者体验的影响有限度。真正从中获益的是淘宝、抖音的边缘用户,资深用户早早就下载了独立App,毕竟无论移动端网页还是小程序,提供功能的丰富程度都要远远落后于前者。

对于边缘用户或非主流用户,单独下载某个App是不划算的。如果朋友推荐过来淘宝的网页或小程序页,能够不下载App就直接消费,体验会更佳。同理,如果抖音视频可以自由的分享到微信群、朋友圈或私聊中,很多本就不怎么看短视频的用户,用这种方式就解决了日常短视频观看的需要,也就不必下载一个单独App。

上文提到过,移动互联网时代App成了获取网络服务的主流渠道,即使微信已经具备了事实上过去浏览器的部分功能,可在微信聊天框、朋友圈直接访问其他互联网服务的用户,大多数也是偶然行为。微信的开放会放松腾讯系外互联网公司获客的门槛,可还是不会把微信生态作为自己的主流服务阵地,也就说不会费大力气把移动网页或小程序开发的“尽善尽美”,消费者反应淡定也就很正常。

关键的并不在于屏蔽链接消失后消费者能获得多大利益,这种行为背后是消费者自由选择权的保障,如果微信屏蔽外链获得了极大的商业收益,这将会是错误示范,各超级App势必陷入一种恶性竞争的循环中,最终损害的将是消费者享受多元服务的可能性。

对中小企业而言,这种屏蔽外链“机制”的消失,是百利无一害的好事。

无论是大企业还是小企业,很理解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商业哲理。单单以短视频来说,当抖音被封杀,企业想要获取微信内部的流量,必须要重复搭建微信视频号这一全新平台。视频账号平台越多,意味着流量越分散,人力成本上升而运营效益下滑。

如果解决了微信屏蔽外链的难题,很多企业可能就专心运营抖音一家平台的账号,将对企业有兴趣的网友都聚集在抖音一个平台上,做起活动和营销来就会事半功倍。反过来看,对于淘宝商家而言也是如此,无论哪个淘宝店买家总有活跃的和不活跃的,对于一些不活跃的用户就可以通过运营微信粉丝群的方式将他们聚集起来,直接将微信小程序或移动页面发给这些不活跃的买家,这种方式要比在微信上单独开一个“微店”好得多,节省了精力,提高了转化。

俗话说,剑有双刃。

对外链屏蔽的解放,也会带来很多新问题。站在腾讯为首的平台企业的角度上,在做好互联互通的同时,也要守好自身平台安全这一大关;从目前的舆论来看,关于微信解除外链屏蔽的观点中,围绕营销信息泛滥、跳转信息是否会泄露个人隐私、钓鱼网站增加、用户受骗风险上升等深受人们担忧。

面对这些问题时,平台需要做的就是对于营销信息的治理。在做好互联互通的同时,平台企业应做好自身平台信息安全的基本保障,特别是用户隐私保护领域,要帮助用户完成网站安全的筛选和预警。

比如平台在互通之后,应建立起一套属于自己的链接规范,只有经过用户许可后,外部平台链接才可以推送至用户,以此避免由于外链审核不当被一些不法平台钻空子的事件发生。

站在管理层的角度上,应避免出现新的巨头垄断局面;互联互通虽然可以解决当下平台间的纷争,但也有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例如平台之间的合作,造成新的垄断局面。

电信分析师付亮就曾表示,互联网巨头们今日打得你死我活,明日又能够达成协议互相合作的案例比比皆是,互联互通也极有可能形成新垄断。若彼时垄断形成,那么监管难度将会大大增加,而政府需要做的就是提前制定互联互通相关的规章制度,使各平台形成良性发展。

总体来说,互联互通虽是互联网的一个大方向,但外链也是一把双刃剑,稍有不慎便会剑走偏锋。

但无论如何,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下,随着相关政策的落地,已经打响了互通的第一枪。而未来平台究竟有何变化,腾讯阿里是否会不计前嫌实现互通、平台间互通互联又是福是祸的问题,答案或许已经不远了。你我吃瓜者,只有搬好马扎好好看戏。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