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底层内核之——熵减思维

产品经理应该注重底层能力的建设,再考虑上层的技巧,才能让自己的能力模型更加可靠稳固

作为一个毕业没有从事本专业的工科生,工作后我经常会想,大学所学的东西除了提高了我的学习能力和逻辑思维,还有没有其他用处?结构力学、材料力学、热力学、流体力学这些基础学科专业课好像已经被我忘光了。直到吴军老师的《数学之美》,以及一些类似的文章给了我启发,让我重新思考了基础学科中的理论对实际生活和工作的重要性,熵减思维便是我从热力学中得到的启发。

一  产品经理的思维方式

思维方式严格来说跟人的原生家庭、成长环境、所受教育强相关,属于意识层面的东西,也是非常难以改变的。而产品思维方式更多偏向于为了解决产品工作中的问题,是可以培养锻炼的,很多的互联网前辈阐述了自己对产品经理必备思维的理解,虽各有不同却有共通之处。

比如网易云音乐前产品负责人王诗沐,他在《幕后产品》中对产品经理的思维方式总结有四点:1、往本质思考 2、往重点思考 3、往上层思考 4、往不同思考 ,他强调了产品经理对内核思维建设的重要性。

我读完受益匪浅,结合了自己的工作经历和感悟,总结了以下五种基本思维方式:熵减思维、第一性原理、缩放思维、迭代思维、逆向思维。同时,这些思维方式也处于我理解的产品经理能力金字塔模型的最底层。

熵减思维是什么?一句话简单描述为将事物从无序推向有序的过程,即抵抗熵增的思维方式。要理解熵减思维,先来了解一下什么是熵增。

二  熵增原理

专业来说,熵增原理是热力学第二定律在孤立系统中的适用原理。

“熵”是系统的状态函数,它描述的是一个系统的混乱程度。熵增原理的物理表达式为:

△S ≥ 0

即:孤立系统的熵不可能减少,总是增大或不变。其中,孤立系统的意思是与外界没有能量和质量交换的系统。而熵不变的情况只存在于可逆绝热过程,这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

因此熵增原理简单描述为:一个孤立系统内,所有物质总是会自发从有序变成无序,就像时间流逝一样,这是个不可逆的过程。

把熵增原理应用到生活中,会发现所有事物都符合这个原理。当没有外力干预时,我们把事物看做孤立系统。

一个房间关闭门窗几个月没人收拾,总会变得更脏;

很久不熨的西装总会越来越皱;

水果放在冰箱里久了一样会腐烂;

这些看起来好像理所当然,但仔细想想,我们会发现事物从有序到无序是自然过程,要想从无序到有序却很难或者几乎不可能。

杯子碎了,就算有外力帮助,几乎不可能恢复到未碎之前的样子;

人体器官损伤后动手术治疗,也很难达到未手术之前的健康程度;

任何一个系统,最终都会趋于无序的混沌状态,当达到熵最大时,即系统到达了死亡。熵增原理与热力学第一定律(能量守恒定律)是不矛盾的,熵增大的过程其实是高品位的能量变成了低品位的热能,无法再做功。

熵增原理也被称作宇宙终极定律,假设整个宇宙是个有边界的孤立系统,那终将走向无序、毁灭。

三  熵减思维——为什么要抵抗熵增

很显然,熵增原理让人绝望,好像所有的事物注定都会变成无序、混沌,所有的抵抗都只是在拖延时间罢了。

物理学家薛定谔说过:“自然万物都趋向从有序到无序,即熵值增加。而生命需要通过不断抵消其生活中产生的正熵,使自己维持在一个稳定而低的熵水平上。生命以负熵为生。”

生命其实是典型的抵抗熵增的过程,人类作为高级生物抵抗得更努力一些。虽然一出生就注定了死亡,但仍然不断的吃喝拉撒,呼吸氧气、吸收各种生命体的能量来维持自己的新陈代谢,保证自己有序的生命;看书、上学、工作、创作,把世间各种乱七八糟的现象、规律加以总结汇聚到脑子里形成了高度有序的精神世界。虽然生命终将避免不了熵增原理的结局,但对于人的一生来说,一直在抵抗一直在把事物变得有序,也实现了生命个体的意义。

要抵抗熵增,必须具备两个条件:1、开放系统  2、对系统做功。

开放系统保证了系统与外界的能质交换,把已经熵增大的低品位能量排出,吸收高品位的能量;对系统做功则是这种能质交换的动力。

举个例子,一个人在房间里生活,会产生各种垃圾,屋子会越来越乱。把垃圾扔出屋子,打开窗户通风透气,这就是开放系统与外界进行能质交换。而打扫屋子、打开窗户、扔垃圾这些动作就是做功。屋子越乱,要做的功就越多,意味着当熵增程度越大,要熵减就越难。

其实这样的熵减思维并不陌生,在生活方方面面都得到了体现。

1、对生活

如果把身体健康、体脂率正常、肌肉量正常当做人的一种高度有序(低熵)状态,人要维持这种低熵状态,就需要将自己当做开放的系统,吃健康的食物呼吸新鲜的空气,并对自己做功坚持运动健身,否则就会使自己熵不断增大,变得肥胖、瘦弱、病态。而越肥胖或越瘦弱的人,要达到健康的低熵状态,就需要做更多的功。

2、对认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区域,包括了舒适区、学习区、恐慌区。如果一个人把自己的认知封闭起来,永远呆在自己的舒适区,不与更多的陌生区域进行信息获取和交换,就会发生认知熵增。如果再不对自己的认知进行整理,那他的认知不仅不会提升,最后只能腐化,进入熵最大的无序状态。当一个人的认知模型熵增已经非常大,那要改造自己会变得非常困难。

3、对企业组织

一个企业组织的发展其实也是在抵抗熵增。如果没有新的思想、新的员工注入,必将走向腐化和消亡。企业招聘新的员工、对组织进行整理,制定高度有序的规则,才能让组织高效运转,才可能有创新。保持开放和做功,才能抵抗组织的熵增。组织的涣散程度越高、整理肃清的难度越大。

四  熵减思维在产品工作中的体现

前面说了很多显而易见的大道理,下面我们看看熵减思维对产品经理的实际工作有什么指导意义。

上文有提到过一个企业的发展势必会熵增的,除了老板和领导,产品经理就是那个抵抗熵增的带头人。对于互联网公司,企业的主要财产可以理解为那一套软件系统,这个系统解决了用户的需求,为企业带来了收益。当这个系统瘫痪、问题频发、或者没有真正解决用户的需求,那企业就向无序的熵增方向发展。产品经理需要保证系统一直处于有效且高效的运转状态,而且能不断满足变化的市场需求。对于执行层的产品经理来说,我总结了以下三点:

1、需求的有序化和方案的系统化

1)需求的管理需要有序化

用户或业务方的需求可以认为是一个混沌状态,特别是对于B端和后端系统,需求与当前系统的能力匹配不一,有的需求可能只需要改文案即可,有的却要系统重构才能支持。根据需求的实现难度和与当前系统能力的匹配程度进行分类过滤、排好优先级,有序的进行实现,这样才能依次实现更多的需求,避免系统主流程发生较大的变更。

2)具体方案设计的系统化

这与需求的有序化是前后呼应的,都是为了避免系统无序内容的增多。  对于一个后端系统,当对多平台进行业务支撑时,会出现两种情况。

情况一:不同平台的需求共性较少,差异点较多。

这时候需要需要首先将其共性进行抽象,比如一个需要向用户的微信公众号、APP、手机号发送触达的需求,三种触达的文案各不一样,但其中的用户昵称是相同的。更系统化的方案就是把用户昵称作为一个配置变量,注入到每个平台的触达文案中。

情况二:共性较多,差异点较少。

这时候也需要把差异点进行抽象,形成一个配置项,这个配置项可以直接对不同平台的需求进行设置,而无需代码再来判断这个逻辑。比如同样一个商品的详情页需要在A平台是红色背景,B平台是绿色背景。如果事先将这个变量做成配置项,只需要一个配置文件或管理后台对不同平台勾选颜色即可。

2、系统的开放性

对系统要实现的需求进行有序化归类类比为做功,要抵抗系统的熵增还需要系统保持开放性,不能是孤立系统。对于软件系统来说,我认为它的开放性可以理解为系统的拓展性和兼容能力。比如今天我对系统提一个需求,需要将用户的订单从A状态变成B状态,而C状态是B状态的平行状态。系统设计的时候就要考虑可能直接从A状态到C状态的可能,虽然业务需求当时没有提,但说不准下次的需求就是从A直接到C。如果系统的兼容性好,设计之初状态机就满足这种情况,后续就不用再改造系统的状态机而带来诸多麻烦了。

因此要保持系统的开放性,需要在设计之初多考虑异常流程,以及外部系统接入时预留措施。

3、保持系统的熵减

从熵增原理我们知道,当一个系统熵增已经很大了,要降低熵是非常困难的。因此需要时刻关注系统的熵增状态,及时控制,维持低熵状态。对应到互联网产品设计上,我总结以下两点:

1)需求文档与线上系统的统一

互联网产品迭代频繁,产品经理的需求文档一般是迭代一版单独写一个需求,这样可能会导致迭代太多版之后,线上在跑的方案对应着多份需求文档,这对问题追踪和定位很不利,也不利于产品经理工作的交接。因此对于自己负责的较大的系统,一定要经常同步自己的需求文档,使之与线上的版本一样,这样有任何线上bug反馈也可以快速的定位,即避免的需求文档走向熵增的不归路。

2)关注系统的冗余程度

虽然系统在设计之初都希望有序有规则,但系统跑久了,总会有很多临时支持的特殊需求,或者当时没有想明白就直接接入系统的逻辑。这些没有得到很好收归的需求会导致系统的冗余,时间一长就会量变引起质变,在某个时间点拖垮整个系统。这点虽然我还没有实际经历过,但我能明显的感受到自己做的系统有这种情况在发生。因此时刻关注系统的冗余程度,在一定时间段来集中处理这些特殊逻辑是非常有必要的。

4、做产品一定就是熵减过程吗

从上面我总结的三点来看,似乎熵减思维是把产品往有序、规律、统一的方向推动,但有人可能会质疑,我做的是某某社区、短视频、直播互动类型的产品,需要的是创意,需要给用户带来新鲜感,不能太规矩有序了,这不就推翻了熵减思维吗?

显然不是的,就算是此类型的产品,整体产品结构上仍需遵循熵减思维,所有互联网产品发展壮大后,其实面临的都是产品架构如果合理、有序的支撑多业务的发展,而前端表现层面的创意、无序只是很小的一部分,跟整体产品的熵减并无矛盾,比如淘宝首页、抖音个性化推荐出来的千人千面只是其中一部分算法而已。更大层面来说,熵减思维跟中台思维等企业IT架构的思维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五  最后

我整理的产品经理必备的五个底层思维方式:熵减思维、第一性原理、迭代思维、缩放思维、逆向思维,本文详细阐述了第一个思维方式。但这些思维并不是产品经理岗位独享的,我理解产品经理与其他行业规划类的岗位差异并无太大,只不过得益于所在互联网行业的优势,让产品经理的发声和传播更加容易。其实每个行业想要做得好,这些底层思维也都是相通的。我认为产品经理应该更多注重底层基础的建设,再考虑上层的建筑,这样才能让自己的能力模型搭建得更加可靠稳固。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