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鲜电商生死路--呆萝卜历险记

生鲜电商生死路,呆萝卜启示


作者,坐标合肥,涉足行业包含零售电商, 所以对呆萝卜一直较为关注,通过本文对其的发展简单做个回顾

1 起势

2014之后,互联网资本浪潮涌向生鲜电商之际,各种生鲜零售企业逐渐起势。在发展过程中发现生鲜店的辐射范围和本地属性极强,所以都开始了区域化作战。

而合肥地区到2015年左右,以生鲜传奇的创立拉开了本地的生鲜之战大幕。

主要参与者:

生鲜传奇创立于2015年,为安徽乐城投资的生鲜小业态。以线下生鲜实体店为依托,线上辅助各渠道共建社区生态。对实体店直营管理。坚持以合肥本地发展为主,稳打稳扎。对产品的质量把控和自建供货链都是其可贵之处。

谊品生鲜是2013年最早开创社区生鲜折扣店的公司。作为一家社区超市,谊品用零售业先进的管理方式:合伙人制度,做菜市场最擅长的低价、新鲜。虽然现在发展的不错,当时从个人体验来说,除生鲜以外的产品质量相对来说较差。相当于生鲜界的PDD。

呆萝卜2015底年创立于合肥。其模式为“网订店取”的社区生鲜团购电商。在社区周边开设门店,消费者通过“呆萝卜”App下单菜品,由呆萝卜集中采购、分量分拣处理后在夜间配送到相应门店,消费者按预约时间到店取货。重线上,轻线下,线下店基本就是取货店和部分生鲜。

商品上呆萝卜不自建供应链,采取直接和一级城批等渠道合作,以销定采。虽然是减轻了库存成本,当时也为后续发展埋下隐患。

2 发展,合肥战场太狠

2016以来,合肥市场的上的生鲜之争,逐渐激烈。除了需要应对已有的社区小店,还要面对其他入局者。

生鲜传奇,谊品生鲜,呆萝卜三者都获得了资本方的青睐,背靠强力资本支持,各自大力发展,开店。基本上三者社区店不超过1KM(搞不死你,我也要盯着你)。

其中呆萝卜2018年8月,呆萝卜获得千万美元天使轮融资后。为了突破现有的 竞争格局和更好的数据(给资本方看,为了获得更多资本),于是创始人李阳迈出了走向悬崖的一步,建立杭州中心。

后面自述说此步是为了更好的吸引电商人才和市场布局。

3 转战杭州

2019初,杭州中心成立,开始大肆招人,内部管理混乱。一句话“步子跨大了,容易扯着蛋”

看一下最基础的数据支出,呆萝卜在杭州租的办公场地某商业楼共三层,每层1800平米,大概六百个工位。“租金是按天算,一平米三块九,物业费按月算,每平米八块,半年一付。”算下来,一年的租金就要760余万,加上物业费一年近52万,一共要800多万。一年的房租支出的费用就相当于A股里一些企业的年利润了。

网传,2019.6月获得6.3亿元A轮融资,先不说数字是否夸大。最少确定有A轮资本入场,肯定大于天使轮的数额。所以资金上不会太少。那为何在11月份会暴雷,关闭杭州中心呢?

团队配置: 杭州中心的建立,不仅没有改变呆萝卜的市场格局,反而导致陷入泥潭。技术没有改进,成本急剧提升。 所以大厂人员不一定合适创业团队(这个观点我在其他文章中也说过),有可能会坑的很惨。我拿到了现金,企业生死我不是太关心,做大了我NB,做死了,我换下一家。

人才逻辑: 杭州电商人才多,那是现在。为什么多?因为有阿里和淘宝,不是因为杭州有电商人才才出的阿里和淘宝。如果企业连这个逻辑都认知不到,那花钱买教训也是应该的。

商业模式: 说是在合肥已经验证了商业模式,基本获利。从总体上某时间端我不否认。因为呆萝卜利润不仅C端消费者收入,还有加盟费收入。如果只看呆萝卜单店收入,去除平台补贴,是否真实盈利,保持怀疑。

单店才是生鲜电商基石,如果单店无法长久盈利,那么这种模式就不是一个可靠的商业模式。 对比生鲜传奇,每个店基本要做到自营持平。我所在的小区店铺2018年,年流水好几千万(据说是合肥最高的单店)。

初创企业财务管理:

大量的资金流入,那么初创团队核心成员,是否可以从中获利。利用各种手段,先获利一波。

此项完全属于底层人员主观臆 ^6^。

4 资金断裂

大环境

2019年,本来就是资本寒冬,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了。作为一家创业公司,已经有了大额资本入场,更需要认清未来形势,及时调整发展战略,生存为主。 这2年,被资本方拖死的企业,数不胜数。

如果不能自己造血,那么在烧钱的道路上,需谨慎慢行。

市场预期

为了持续获得资本关注,必须有优秀的市场数据展现。不断的开新店,不断补贴店铺,扩大市场,制造数据。一旦市场预期无法达到理想状态,资本方就会掉头而去,导致企业融资困难。

团队配备

杭州中心的建立,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目的,还导致成本极大的增加。以高于市场水平薪资招聘员工,管理上的落后,导致团队无法正常高效的工作。几乎可是说钱丢水里,不见声响。

5 复活之路

关闭杭州

11月28日晚,呆萝卜合伙人刘峰在朋友圈发文,呆萝卜杭州中心正式关闭。 摆脱了一个烧金大窟窿,收缩市场规模。降低成本,为合肥重启留购资金。

重启合肥百店

处理好杭州团队后,在合肥市场上挑选优质的的百家门店,重新开业。 尝试将手上资源盘活,寻找出路。

其实这里是存在问题的,在前文提过,呆萝卜不重视个体店的实际盈利能力。那么这重启百家店是否可以盘活资源,是一个很大的疑问。

余额使用策略

为了防止用户挤兑,在合肥重启运营后,关闭了线上余额使用通道。甭管什么借口,实际就是防止挤兑和为了获取资金流,封闭了余额通道。

具体后面怎么开启,什么玩法还不知道。但是只要想运营下去,余额基本上不会打水漂的,最少现在来看还是有机会上岸的。

政府支持

呆萝卜暴雷后,合肥地区政府还是比较积极的促成重启的。维护消费者利益,和就业岗位来说,合肥政府给出了一定帮助。

虽然呆萝卜合肥重启了,但是除非大的资本流入,否则只是在垂死挣扎。

此文为证。

关注,分享,收藏都是对作者支持。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