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款好听到不愿分享的app

♬音乐届的宝藏APP 绝对惊艳!(评论好多都是“一星保护”,但是好东西还是要拿出来给大家分享的)

♬音乐届宝藏app

        2018年5月,一款抖音竖屏界面、国外GIF背景图、弹幕社交形式的音乐社区APP——乐趣,以炫酷且迷幻的气质,低调而迅速地收获了很多音乐爱好者的喜爱。“乐趣是宝藏”、“希望不要火(私心)”、“这是什么神仙app啊,一星守护”等评论不断地出现在乐趣的下载商店中。

听歌体验 —

弹幕+动态背景

▶界面有些类似于某音的风格,可以点赞,收藏,发弹幕

▶右上角可以选择关闭弹幕,取消翻译,单曲循环,定时关闭

▶点击屏幕暂停播放,滑动下方进度条可进快慢

这个歌曲匹配的动态背景真的是爱了,乐趣选用和歌曲风格相近且不突兀唯美动态背景,可以让用户享受听觉+视觉的双重盛宴。

远离歌荒

像我这种懒人,有时候想听歌但是不知道听什么,又不想自己去搜索,只想听系统推荐的,因为这样,偶尔还可以发现一些好歌。网易云的每日推荐算法已经很优秀了,但有点用腻了,想寻些新鲜感。乐趣 也是一款 每天推荐好音乐 的听歌软件,可以帮助我 远离歌荒 !

    在算法推荐上,乐趣对现有用户进行了精细化分层运营,大致把用户分为老中新三类,每类推荐feed的新歌、热歌、猜你喜欢的比例会不一样,猜你喜欢主要会推和用户品味相似的人喜欢的歌曲给用户,以拓宽用户的歌单喜好。“我们希望提供给你喜欢的风格里,你没有听到过的东西。”乐趣一直在致力于做用户可接受范围内的“拯救歌荒”。

    竖屏的可视界面+横屏的精致化视频,小众且丰富的音乐曲库、图文+歌曲的类朋友圈分享区.......乐趣已经形成了具有独特风格的小而美的音乐社区,成功收割了音乐圈核心人群,成为用户在QQ音乐、网易云音乐等大众化平台外,具有差异化的高粘性音乐APP选择。

party — 以歌会友

    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创建房间,有共同喜好的歌友们,或者朋友们,可以加入房间,开始以歌会友的体验!这种方式把喜欢唱歌的朋友们聚集在一个云房间里。

有点佛系有点刚

    从2018年5月23日上线至今,10多个月时间里,共进行了30余次的更新迭代,一个一个功能的增加,一个一个bug的调整。到今天,积累了400多万优质注册用户,100多万月活。拥有8万+的曲库,300多位签约的独立音乐人。虽然成绩算不得十分亮眼,但对于音乐这条注定要慢功夫的赛道而言,依然可以称得上是个不错的开端。

更何况,2018年6月,乐趣一上线,就拿到了九合创投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九合创投作为圈内知名的投资机构,投过36氪、新片场、黄油相机、日食记等众多明星企业,其中文娱传媒占据了很大比例,排在其领域分布的第二名。

不仅如此,三个月后,乐趣很快就拿到了接近2千万的A轮融资,由投资过樊登读书会、小黑鱼、火花思维的光速中国领投,此轮过后光速中国股权占比20%,上线仅4个月后,乐趣的估值已达到一个亿。

如此高频的资本注入,似乎也证明音乐领域虽然从未成为风口,但日子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难过。

尽管还在烧钱阶段没有盈利,但乐趣短期内并没有大规模对外推广、出圈的打算,也没有在社区内设置广告位或在视频前放置贴片广告,以及其他形式收取会员费用的行为。手握300万铁粉、2000万投资的乐趣,好像并不急着盈利,在运营和推广上也显得比较佛系

    “我们就想稳扎稳打,先做好核心音乐人群。”创始人张乐这样说道。

为此,乐趣选择了一种非常垂直的,只用音乐圈内KOL推荐的方式,进行初期的用户筛选,并表示“在用户数达到1000万之前,都不会选择广告的方式进行推广。”但这种近似于知乎早期的用户积累方式在其日后大众化方面也势必会埋下伏笔,产生新老用户冲突的局面。

目前,乐趣的用户群体以一、二线城市95后年轻人为主,60-70%为女性用户。这些人群具有一定经济水平,且有意愿为优质内容付费;音乐审美条件高,不局限于大众审美;容易将自己代入内容的情景,贡献优质弹幕及主动分享内容的人群。

乐趣在18个曲风频道中专门开辟了“音乐人”置于首位,鼓励原创音乐人入驻,其中不乏房东的猫这样的知名歌手。

然在运营和推广上显得颇为佛系,在音乐人扶持方面,乐趣却有着真金白银、“上不封顶”的魄力。“我们没有太多套路,非常透明,每被赞一次,收藏一次,音乐人就能得到0.1元,以4个月为周期,目前最多的一首歌点赞是有50万。”高一鸣还表示该计划基本长期有效,他们希望更多的原创音乐人入驻进来,扩充曲库。

绕不开的版权问题

绝大多数用户上传音乐都是没有版权的。

1、《乐趣音乐上传协议》里的条款非常霸道。里面第5条明确说明了,一旦出现版权纠纷,由用户负责解决和赔偿,乐趣APP是完全免责的。所以审核时就算知道可能没有版权,不过也不会说什么。

协议里的第8条说明了,用户上传的音乐乐趣可以永久免费的使用,发布,复制,修改,改编,出版,翻译等权利,有了这些权利相当于你把这首歌白送给乐趣了。

2、国外用户有很好的付费习惯,这是一个历史发展原因。国内的目前关于音乐的付费习惯不到5%。音乐版权的维权流程在国内还有待完善,被侵权后也很难统计使用数据,所以通常情况下不会有太多的版权纠纷。

腾讯MOO音乐对标乐趣

虽然乐趣显得比较佛系,但市场却依旧凶残。2018年11月,腾讯推出了一款名为MOO音乐的APP,同样的潮流小众风格,同样类似短视频界面风格的播放页,以巨大的视频作为封底,歌曲名称和音乐类型等文字直接浮在上面,这款可以通过微信一键登录的音乐APP还享有共享QQ音乐曲库的优势,核心功能的高度相似背后似乎不止是巧合这么简单。

可见,音乐赛道虽然慢热,但行业的竞争激烈程度丝毫不打折扣,头部下的竞争依然暗潮涌动。

乐趣要往大众化走

     乐趣并不是个没有故事的新同学。乐趣的前身是enjoy音乐,也是乐趣创始人张乐做的第一款音乐产品。2016年,enjoy关停,百度enjoy贴吧里还有人在怀念这款产品,称“毕竟曾真心爱过。”

“enjoy的需求还是太小了,而且当时的大环境也不好,那一拨产品里活下来的没有几个。”张乐在提到enjoy时这样说道。

前后勾连,不难发现如今的乐趣保留了enjoy在音乐社交、个性化等基因。或者说,两者的共同点都在于不想做一款被单纯视为播放器的工具产品,想要寻求一种音乐上的情感连接。

乐趣上线,一切推倒重来

唯一与之前有联系的,是“现在的官微是用以前enjoy的号。

两年的时间,让创始人张乐充分地意识到:做小众社区是没有未来的。所以尽管目前乐趣看上去仍然有些“特”,但要走大众化的路线还是非常明确的。

但横亘在乐趣面前的,是困扰了很多职业产品经理人的小众产品大众化的”世纪难题“。那就是做小众产品可以很有逼格、很有调性、但一旦向大众化方向发展,新用户的涌入很可能会与老用户形成对冲,导致产品失了原来的味道,核心用户流失,产品最终死掉或者变成一个鸡肋产品。

小众产品的大众化之路还有一个比较“无为”的做法,就是等你的用户人群变为主流。市场始终在持续变化,大众对很多事物的认知、审美、习惯等也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几年前,人们还将A站、B站视为小众视频平台,但如今这个月活跃用户9280万有望破亿的二次元小巨头接连获得腾讯、阿里融资,已经成为不可小觑的年轻人集聚社区。

回到音乐领域,随着《中国好声音》、《乐队的夏天》的热播,以往小众的曲风也成功“出圈”,虽然还达不到被广泛喜爱的程度,但大众的认知和接受度都显然有了明显的提升。

又或许,这个问题本就没有答案,与其迎合大众需求,不如创造一种潮流文化。

某位音乐行业多年的从业者说过,小众就是流行,原创就是未来。

对于乐趣而言,一方面作为核心吸引力的UI设计和社区调性,并非完全不可复制,另一方面又面临大厂的疑似复制,以及需要长期运营和小众产品向大众化的转型难题,市场留给乐趣的时间或许并不多了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