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对一直播助推社交新嗨点 短视频力捧”村花终逆袭“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谁能想到,这样一段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厘头”的隔空喊话竟然能在抖音上爆红,收获了超过100.1万人的喜欢,2.8万评论和3.4万的转发。

吴亦凡你好,我是李雪琴,今天我来到了清华大学,你看这是清华大学的校门,多白。”

谁能想到,这样一段平淡无奇甚至有些“无厘头”的隔空喊话竟然能在抖音上爆红,收获了超过100.1万人的喜欢,2.8万评论和3.4万的转发。

1月9日,吴亦凡在抖音以“李雪琴式的风格”回应了这场隔空喊话,让李雪琴成为当天抖音最热的红人。“李雪琴是谁”、“吴亦凡东北话回应李雪琴”等话题霸榜微博热搜五、六名,“你好,我是李雪琴”,“盘他”,“吴亦凡,你吃饭没呢”刷屏微信朋友圈。

除了这些功能之外,还有比较重要的就是短视频app的视频内容推荐机制以及视频内容中的各类人脸特效。抖音的短视频内容推荐机制相对来说比较复杂,这里给大家介绍个比较简单且通俗易懂的推荐机制解决方案。我们可以用这样一个公式来表达:

推荐值=(曝光值+热度值)*转化率

“这个社会太浮躁了,你拿出一点点真诚,大家就会很喜欢你。”

在李雪琴没有玩抖音之前,她也曾一度认为如今做自媒体已经到头了,垂直领域再难出大V。接触短视频之后她才意识到,短视频领域还有更大的边界没有去挖掘,只要找到合适的点,什么时候入场都不晚。虽然这个行业发展成熟,但是短视频总会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像是2018年刚火起来的VLOG,或许会是下一个流行的短视频形式。

在直播平台开发服务商这里,一对多的直播解决方案很容易就可以实现。但“直播+社交”有较强的服务专业化特征,而一对一社交app源码的核心功能正好可以为专业化服务提供重要保障。传统一对多模式的直播并不是所有观众都会打赏主播,但是一对一采用的是计时收费或者先付费的方式,相当于主播有了一定的“底薪”,而用户照旧可以打赏主播,增加了主播和平台的收益,减轻了平台带宽的费用。

随着5G时代的到来,视频还将成为一门“语言”。现在人们已经拥有了简单制作视频的能力,受到了一定的视频技术教育。再过几年,视频的使用更普及,无论是直播还是短视频还是一对一视频聊就和语言、文字一样,不需再要对视频进行描述,就是人们沟通的一种途径、一种角色。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