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吃鸡会这么火

这是一篇迟来的分析文章,说是分析倒不如说是我自己的一些观点和看法。说来汗颜,最近着实吃了不少鸡,而且还当了很多很多次盒子。

数据增长性产品经理

我曾经在许多场景里谈及了数据增长方向的产品经理,我个人非常看好这个分支,在未来的互联网环境里,他不一定是最厉害的,但一定是最值钱的产品经理之一。
我们可以简单的抽象类比以下,数据增长性产品经理,做的是市场,这就好比以前的市场部,而业务性产品经理,做的是技术,好比以前的研发部,科研部。
做科研的人都是很厉害的人, 说是现在的科学家和发明家也不为过,但这里的厉害和值钱的比值很小。而市场部,也就是现在做数据的人,往往是为公司带来直接效益的人, 这部分效益将会有极为可观的一部分计入个人价值。
数据增长性产品经理具备几个特征, 他不为商业模式负责,甚至不为业务负责,他只对数据负责,甚至他都不会对用户负责,他所要考虑的是如何“利用”用户的一些特性,比如贪婪,比如好奇心,通过对人性的充分解读和分析,从而设计一些巧妙的机关,带来数据跨越式的增长。
他们更懂,什么时候用户更愿意分享,比如游戏里死亡后的重生冲动,他们也更了解,什么时候用户不会分享,比如游戏进行中的分享诱导。
对于这部分群体而言,擅长以巧制胜,我们看到两款核心功能完全相同的产品,其数据量可以相差胜远,差别就在于这些技巧上。
我个人今年的实践案例,一个普通的产品,通过一些刺激用户分享的技巧,在上线的第一个月注册用户达到了300万。
以现在的互联网而言,我们看到的拼多多,趣头条,无不是设计了巧妙的分享机制,其本质和市面上大部分产品而言并无什么不同,比如拼多多vs团购,趣头条vs资讯类产品,其核心能力仍然是低价电商和新闻信息,但通过巧妙的分享设计,实现了极大的跨越。
我们将这些技巧统称为“裂变技巧”

数据增长做的只是增长,不是创造。

到底什么叫做数据增长呢,从结果上来讲,是指从1长到100的含义,但实际上并不完全正确。
我们在谈论数据增长时,往往会忽略一个客观条件,“时间”,对数据增长的客观理解,我个人更愿意给他另外一个称呼,他们是相同的,但也许需要同时存在才能正确的表达其对应的市场位置,即“数据增速”
数据增长其实质是指数据增长速度的增长,比如每天新增100增长到每天新增1000,增速10倍,增长900。
这样讲,或许更能清楚而简单的表达我的含义,数据增长是指从1长到100的过程,我们可以通过1+1的方式持续加到100,也可以通过1+2+3的方式加到100,但最快的方法,我想,是1*100=100,数据增长就是指从1到100的过程,而并不是单纯的指100这样一个结果。
我们会发现0*100仍然等于0!
这也是我想告诉你,我对于数据增长的另一个理解,他是增长而非创造,尽管任何事物都不太可能等于0,但却可以无限接近于0。
我有一套裂变的方法,这套方法可以实现百倍的增长速度,也就是1*100的效果,但这个“1”是什么呢?
1是指产品本身,一款优秀的产品和一款糟糕的产品,其差别就在与这个作为“1”的基数,基数越大,通过数据增长产生的结果就越好,比如100*100=10000,而0.0001*100仅仅只等于0.01。
糟糕的产品会让这个基数无限接近于0,从而让所有的增长技巧,裂变方法的效应都等同于无效功。
你可以尝试理解这个公式,a*b=c a=基础数值,b=裂变能力值,c=市场价值。
实际上,我有一种感觉,未来的产品应该是a和b通力合作的时代,a指的便是业务性产品经理,研究商业模式,研究用户痛点,属于科学研究性质,而b产品则专注的研究若何对数据进行放大,如何加速数据的增长。

为什么吃鸡会那么火呢?

我简单的查了一下,分析吃鸡现象的文章非常的多,大部分都围绕着b来进行案例解析,也就是围绕吃鸡的裂变技巧,我个人倒是偏向于站在A的角度去看待这件事,吃鸡游戏本身具有极高的基数,如此才能达到“玩游戏,传播游戏,新玩家,再传播”的过程。
为什么吃鸡会那么火,其实我们可以换个角度来看,吃鸡不只是火,而是确实“好玩”,至少他的用户会萌生这种情绪。
紧迫感带来的高投入度
站在A的角度,我们会发现这款游戏将“紧迫感”发挥的淋漓尽致,从开局的倒计时,到跳伞的“路线”,再到“抢武器”,“找配件”,以及毒圈的设定。无不是将用户置于极为紧迫的环节当中。
我曾经分享过如何让用户记住你的一些观点,其中一点便是给用户留下深刻的记忆,另一个则是反复刷新用户的认知。
紧迫感恰恰是留下深刻记忆的一种方法,紧迫,紧张会让我们的注意力高度集中,此时就好比锋利的刺刀,将当前的经历刻画在我们的记忆当中。
“动物本能:狩猎的快感”
如果你有留意这款游戏,会发现它有两个很“狡猾”的设定,“电脑人”和“新人判定”。
电脑人的概念其实很常见,我们在做产品破冰时通常会采用虚假数据,模拟数据的做法用来服务我们的第一批用户,营造出热闹的氛围,但吃鸡的电脑人并不仅仅是充数而已。
电脑人实际上满足的是人们的低等狩猎欲望,夸张一点来讲,这是一种可以称呼为“虐杀的快感”。
我身边有一些朋友在玩吃鸡,当他们遇见电脑人时,都会很兴奋的去虐杀,而当他们遇见真人时,就会赶紧隐藏躲避,甚至跑掉。
也许单独从电脑人的角度我们还不能得出“狩猎的快感”这个结论,但我想“新人判定”这个角度去看的话,就会明朗许多了。
我尝试过几个新账号使用,从结果来看,新手阶段,进决赛圈的概率很高,从过程来看,遇到的对手多为电脑人,也只有这样去维护和推进用户的熟练度和可玩性,才能一步一步的让用户体验到“狩猎的快感”,要知道,动物多是以狩猎的形式生存,直到现在也仍然有许多人热衷于狩猎。只不过狩猎的门槛已经非常高了。

产品价值公式A*B=C

作为产品经理而言,我们所有人都希望自己的产品能够成为爆款,能够奉上一个又一个千万级乃至亿级的产品。
作为创业者而言,自然是更希望自己的项目能够得到市场的认可,希望自己的团队,在目前这个极恶劣又极美好的时代拥有一处立足之地。
我相信,站在现在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互联网,越来越多的创业者,企业家,产品负责人想要找到数据增长的方法,捷径,这也是我判定数据增长性产品经理未来具备核心价值的重要因素。
但我却不得不提出另一个观点,希望引起大家的思考。
产品的价值是A和B的乘积,有时候不是因为我们缺少了数据增长的方法,而是我们的基础,我们的业务核心是一个接近于0的值,这导致不论是多么优秀的增长套路,实际得到的结果都是不乐观的。
0乘以任何数都等于0,而任何接近0的小树,乘以任何数,都更加的接近0 。
探索数据增长我并不认为是错的观点,相反,我十分认同数据增长的价值,我仅提议在探索数据增长的过程中,不要忽视了核心业务的完善和优化调整,所谓的勿忘初心。
有时候我们会认为优化已有的业务流程耗时耗力并且不会对数据增长带来任何助力,但实际上,当我们的基数增加的时候,数据增长的效应也会增加。

一个简单的公式,产品价值=A*B,B值不变,A值越大,产品价值越高。


1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09月18日评论

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我还是感觉什么都没学到……

回复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