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习惯了996,可曾想过停下来啥都不干也很重要?

【小百摘要】今天想和大家聊的,是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前同事分享的一个观点:叫Value of Zero。

今天想和大家聊的,是我在朋友圈看到一位前同事分享的一个观点:叫Value of Zero。 我年轻时候看过一部韩国电影,叫Sex is Zero,又读过一部小黄文叫《玉蒲团》,教导你情色欲望到头来其实也都是空。

不过这个Value of Zero说的可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理念源于一位加拿大宇航员,叫Chris Hadfield,是加拿大第一位在太空行走的宇航员。

大家知道美国人是很崇拜宇航员的,这位Chris Hadfield 成为英雄之后,就分享了人生的十大心灵鸡汤:10 Inspiring Life Lessons from Astronaut Chris Hadfield

这十大鸡汤的第二碗,就叫——Aim for zero。Hadfield 老人教导我们说,人的价值有三种,正的,负的,零。大家都想做那个输出正价值的人,但是一旦你特别想凸显自己的价值,那你很可能就变成了一个输出负价值的人。 所以当你来到一个新环境的时候,只要做三件事:Listen. Observe. Offer advice.  如果你真的有用,那你不必刻意去让别人看见,别人自然会发现你的价值。

不过鸡汤既然被称为鸡汤,通常是因为这话怎么听都有道理,但是回到实践中就没有卵用了。下面是我自己从这个鸡汤中提炼出的鸡精,我觉得对各位产品经理,甚至是广义的职场人都有意义的一些启发:

产品经理们的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排定产品计划的优先级。菜园子里也曾有同学戏称,我们有“排期大法”。一旦和其他部门撕逼的稍候,为了避免正面冲突,就会祭出这个法宝:我们不是不做,我们排期吧.....这一排就不知道何年何月了,要知道,如果一个项目被排到下个月,那么基本上下个月是肯定不会做的,因为未来的一个月之内,一定又会产生无数的新需求,由于种种原因插队进来:可能是公司战略调整了,可能是竞争对手出了新功能,也可能是老板突然听了某个讲座,一拍大腿说我靠我们怎么这个还没做!

所以,现实情况就是,永远有做不完的需求,永远无法有固定下来的计划,永远没有坚持下去的方向......

毕竟,作为产品经理,我们也就是一打工的,公司毕竟是老板的,码农哥哥们的时间又都是很贵的。排期,首先保证的是不能让宝贵的研发哥哥们闲着,反正只要大家一直在忙碌着,好歹公司就在往前走嘛......

写到这里,大家有没有发现,我们号称高大上的互联网行业,其实也和制造业差不多,制造业最怕生产线空转,因此需要围绕这个目标进行生产流程的优化改造,保证流水线一直能够高效运转。但是制造业永远知道,如果生产出来的东西卖不掉,那就是巨大的浪费了。今天我们流行的“精益创业”思想,其实就源于丰田公司的汽车生产线。然而互联网从业者们,似乎很少考虑我们的研发哥哥加班加点开发的东西,是不是对用户有价值? 甚至是有负作用?

就我所见的行业现状是:

绝大部分的情况下,绝大部分的公司,开发的绝大部分的功能,都是没有用的。——此处“绝大部分” 的意思是大于85%。

所以,如果是这样一个现状,那么Aim For Zero 就有了实际的意义,既然大部分的需求都是做了不如不做的,那么不如把时间让出来,留给研发团队,哪怕还一些技术债,优化一些性能,也比马不停蹄的不断生产制造出新的坑要好得多。

Aim For Zero 的第二个重要的意义是:

在一刻不停的埋头干活之余,我们也需要让自己有时间停下来抬头看路。我是一名围棋爱好者,围棋里面有一个很高级的战术手段,叫脱先,意思就是当对手落下一子的时候,你首先考虑的不是如何应对这步棋,而是纵观全局,看看是不是有价值更大的地方去落子。工作中,我们太容易陷入一些常规而琐碎的日常了。这些琐事会让你习惯了忙忙碌碌的状态,还可能陶醉于自己的勤奋努力。却全然忘记了,你可能只是在机械的做着无用功。

咱们这个行业,瞬息万变,又总是被各种压力逼迫的异常焦虑,所以大家宁愿用996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感到努力了,却经常忽略了抬头看路的重要。

毕竟,只要996了,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曾经努力过,于是可以“无怨无悔”。

然而,没有抬头看过路这件事,除了自己心里明白,别人是不大可能知晓的......

小时候学掩耳盗铃这个成语觉得特别愚蠢,哪儿真的会有那么傻的人? 现在环顾四方,还真的能看到好多人闭着眼睛不敢正式自己的战略懒惰。

Aim For Zero,让我们停下来,抬头看路,从而跳出战术勤奋战略懒惰的陷阱。

最后,还有最重要的,甚至可能是毁灭的一个影响,就是如果我们总是追求做越来越多的事情,那么整个系统的复杂度也将不断上升,到了某一个临界点之后,就再也不可收拾。

我第一次认识到这件事是在大学的时候做编程课大作业,最开始代码只有几百行的时候,还能够应付,发现了问题也知道怎么修。可是随着功能越来越复杂,当时也没啥系统思维,设计能力,当代码超过1000行的时候,终于超出了我的驾驭能力。于是总是有莫名其妙的错误发生,而每一次,我能做的,只有不断的打上一个又一个的补丁。可是几乎每一个补丁又会引发新的问题......

那是我第一次对一个系统的复杂度产生敬畏,并深感类似阿波罗登月计划这样的数百万行代码协同工作的项目是多么伟大。所以,如果我们的项目还没有那么复杂,还一切尽在掌握,那么我们庆幸之余,一定要警惕,不要让自己陷入无法掌控的复杂度陷阱,否则到了那个阶段,除了推倒重建删号重练也就别无他法了......

Aim For Zero,让我们心存敬畏,永远不让自己被系统的复杂度所吞噬。

2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6天前评论

打动我的是“Aim For Zero,让我们停下来,抬头看路,从而跳出战术勤奋战略懒惰的陷阱。”

回复
07月03日评论

不好意思 从不加班。

回复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