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rbnb在国内开始了大举扩张,但可能也难逃重走Uber的老路

外来的和尚还是一个好和尚,只不过经书实在太难念。

【观点】Airbnb在国内开始了大举扩张,但可能也难逃重走Uber的老路

Airbnb,可以说是全球共享经济的标杆企业,从今年8月高调进军中国市场以来,其扩张的步伐就从未停止过:

  • 10月,与重庆、深圳、上海、广州4座城市签订了战略合作备忘录,同时还与中国旅游研究院签署战略合作备忘录;
  • 11月,宣布成立Airbnb中国、推出新业务平台“Trips;
  • 除此之外还有整个中国管理团队大换血、传闻收购小猪短租等等。

目前,Airbnb的估值已经达到了300亿美元。截至去年,Airbnb已经在190个国家、近34000个城市拥有了200多万个房源。特别是在上海的房源,短短的一年时间内翻了一番还要多一点。

但是,即使Airbnb的发展如此迅猛,镁客君依然不太看好它在中国市场的前景,而是认为它极有可能上演和Uber一样的结局。

平台上的参与者都奔着赚钱而来

刚刚进入中国的Airbnb,和Uber有着同样的策略,都是在思考如何维系和地方政府的关系,并且能够尽量减少政策、法规上可能遭遇的麻烦。只不过他们都忽略了同一个问题:国内信用体系尚未健全,投机主义风气正在共享经济领域弥漫。

Uber在进入中国之后,为了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和滴滴展开了一场让全国人民“震惊”和“喜闻乐见”的烧钱大战。最终换来的结果却是:亏损20亿美元,将国内业务打包卖给竞争对手。

在双方烧钱大战期间,各路媒体报道类似于不良司机和乘客勾结,骗取补贴的新闻屡见不鲜。国人唯利是图的作风,带坏了整个共享出行经济。而Airbnb在中国,同样面临类似的局面。

就在Airbnb进军国内的这段时间,有很多和这个行业毫不相关的人加入了房东的行列,甚至有的人成为了职业房东,就如同Uber的职业司机一样。他们随时关注着中介发布的租房信息,一旦有好房源就立刻下手,重新设计装修之后,成为Airbnb的房东、房子的二房东甚至是三房东。

很多人发现,做Airbnb专职房东的收入远高于自己工作的收入。

就像当初很多人辞去工作,成为专职的快车司机一样,Airbnb的专职房东们也是奔着提高个人收入的目的成为了短租房的房东,并非只是将自己闲置的房产出租。而这样的出发点,是和共享经济分享闲置资源的初衷相违背的。

国内已有类似平台,外来的“和尚”并无优势

一句话:Airbnb来迟了。其实它在去年八月正式进入中国之前,国内短租市场已经有类似于途家、游天下、住百家、蚂蚁短租、小猪短租等等公司。而当时国内的在线度假租赁市场交易额已达到42.6亿元,并且预计2017年,整个中国在线度假租赁市场的交易规模将达到103亿元。

这些公司当中,小猪短租平台已经在国内213个城市已有近7万套优质房源,途家也已覆盖中国大陆288个目的地和海外及港台地区1020个目的地,在线房源超过43万套。Airbnb的房源数量,还难以形成这样的覆盖率。

从运行模式来说,国内的短租公司并非单纯的模仿Airbnb的C2C模式,而是B2C模式,类似于中介,这样的模式更加适应国内的短租市场环境。他们这种通过对线下房源的收集、统一规范化管理,将收入按照比例与房东分成的运营模式,也更加符合国内短租市场的需求。

业务类型属于政府监管灰色地带

Uber、滴滴这类的快车平台,将私家车变身为服务于出行的车辆,在很多人看来是将黑车合法化,而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当时的快车,就处于一个政府监管的灰色地带。

在Uber被滴滴收购之后不久,相关的监管措施出台,类似于滴滴的共享出行平台顿时陷入迷茫,不知前路如何。同样属于共享经济的Airbnb,或许也将面临这样的困境。

住过酒店的都知道,一般入住之前都有一个身份登记的流程,做到安全防范的同时,也可以起到监管的作用。而且我国对于旅馆业的管理办法中,也明确规定:

“凡经营接待旅客住宿的旅馆、饭店、宾馆、招待所、客货栈、车马店、浴池等(以下统称旅馆),不论是国营、集体经营,还是合伙经营、个体经营、中外合资、中外合作经营,不论是专营还是兼营,不论是常年经营,还是季节性经营,都必须遵守本办法。”

所以说,尽管Airbnb采用的是短租的经营方式,但其依然被定义为旅馆。如此一来,就需要遵守相关的一系列规范,包括:工商、消防、公安、税务等等。而目前来看,这些规范,还并没有影响到Airbnb。

如此一来,就很可能滋生出很多安全问题,比方说如何保证租户人身和财产的安全,一旦发生问题,如何赔偿损失,在租户和屋主发生纠纷时,应该如何处理等等。

融入中国,Airbnb还需多加努力

现如今,随着网约车细则的出台、执行,国内对于共享经济的监管正在逐步规范化。放眼全球,纽约、巴黎、巴塞罗那、首尔、雅典和多伦多等十座城市的市长已经宣布结成同盟,对于类似Uber、Airbnb之类的共享经济公司加强监管。

在Airbnb国内布局尚未达到一定规模的时候,就很可能面临强有力的监管,恐怕到时如何生存下来都成问题。

更何况国人利用共享经济赚钱、国内信用体系尚未完善,Airbnb纵使找到了红杉资本和中国宽带资本作为合作者、将阿里巴巴的支付宝接入平台、将短租服务接入微信端口,恐怕都不足以确保其在国内也同样成功。

0条评论 添加新讨论

登录后参与讨论
Ctrl+Enter 发表